回头见,一路花开

文章来源:安徽省阜阳实验中学 更新时间:2017-05-16 访问次数:2064次

 

阜阳实验中学  八(6班刘欣悦

后来,也就没有后来了,男孩只记得那开满了一路的满山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那一年,他九岁。九岁的他却迟迟没有上学。他爹说,再等等吧,等再过一段时间就让他上学。那一段时间是多少?是啥时候?他跟在他爹身后歪着脑袋问。哎呀,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再过一段时间呗。他爹一边抽着大烟袋一边将他支开了。

夏季清晨的天空总是特别干净,竟没有一朵云。只剩下彻底的纯粹的蓝。“当,当,当”老槐树下的古钟响了三下,“要上课了呢”他喃喃道。准备转身回家,可还是不由地走向了学校。“算了,就再去看一下,肯定没关系的”他想,于是向学校跑去。一间小破屋里,只有几个学生,还有一个拿着戒尺的先生。男孩蹲在窗外,听着先生讲课。先生让学生在练字簿上写字,他就在墙外用树枝写得一身劲;先生让大家打开书读课文,他就在窗外学着大家摇头晃脑的样子,只是他没有书。其实他也有一本书,也算不上是他的。那是过年时,来他家做客的远房亲戚家孩子落下的小人书。质量很差的那种,泛黄的纸上印着一个个小小的人物,墨迹也很淡,但这本书被他翻的不下三遍了,本来就薄得纸,变得更薄了。

“当,当,当”老钟又响了三下,他这才想起已是中午,该回家吃饭了。“哟,小野孩,又来偷听了”先生故意和他开玩笑。“我,我才不是小野孩”他红着脸争辩道。先生笑了,又继续道“整天疯玩,不上学。不是小野孩是什么?”这次他急了,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“谁说的,我爹说了,再过些日子我就可以上学了。”“那过些日子是什么时候?”先生又笑道。男孩怔了,觉得理亏,但又怕别人笑话,便说道“反正过些日子就是再过些日子呗。”声音轻飘飘的像戳破的气球。先生笑了,摆摆手走了。男孩见他走了,急得要掉金豆豆了,这先生以为自己在说谎啊,冲着先生的背影,夹着生气喊道“我说的是真的呀,我真的快上学了!”

那天他哭着跑回家了。那一刻他恨透了父亲,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能上学,不能光明正大地读书。他刚跑进大门便与父亲撞了个满怀,父亲大骂“跑什么跑,后面有鬼啊!”他两眼泪花几乎是向父亲吼道“爹,我要上学啊!”他爹下了一跳,半晌没有说话。往后的几天,过得还算平静,他再没有去学堂,也没有吵着要学。他爹也总是早出晚归,只是每天晚上都坐在房檐下抽烟,一句话也不说,像在想着什么。

终于有一天,他爹对他说,孩子你明天去上学吧,他爹拍了怕他的肩膀便走开了。后来他才知道,他爹为了让他上学,每天干完活后再多走十几里的山路去砍柴,鞋都磨破了好几双,手上还起了大水泡。那天晚上,他抱着母亲给他缝的小书包哭了一晚。

就这样他读完了小学,又上完了初中,以全县第一的成绩顺利进入高中。高中三年,他每天上学放学跑一个多小时回家吃饭再上学。就这样苦了三年,他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。

去校那天,是他父亲送他的。那时还是夏天,上车前,他看了一眼这即将离开的地方,不平整的土路旁开满了花,父亲就站在这条路上,衣服被汗水打湿了一片,不知怎么的,他心里酸酸的。

三十年弹一间啊。如今的他也当了父亲,他开着私家车送儿子去车站。儿子背着大包向站台走去,就像三十年前的自己,雄赳赳的奔向大学,冲向未来。如今,这条路上仍然开满了花,主景依然是父亲送儿子上大学。只是那年他二十九岁,而如今的儿子只有十九岁。

三十年来,梦很美,现实更美。